设为首页
您现在的位置: 南通陶研网 > 陶花灿烂 > 陶花灿烂 > 正文
铸造“穿草鞋的”灵魂
作者:郭志明    文章来源:本站原创    点击数:2535    更新时间:2013-3-29         ★★★

人可以没有财富,没有地位,没有……但不可以没有梦想和追求。我的梦想、我的成长缘于我童年时乡村生活的斑斓情结,起于青年时乡村磨砺的抉择躬行,兴于毕生关注农村孩子、潜心农村教育、醉心农村课改的矢志不渝……我的追求、我的奉献、我的成长和一个名字、一种思想、一份信念联系在一起,那就是我教育灵魂的师者——陶行知。

 

向师而学  斑斓的梦

   三年自然灾害的头一年,南通市郊的一个清贫农家,迎来了他们的第三个孩子——我不合时宜地出生了。我的降临,给本就穷困的家又增添了一份负担。从我记事起,家中填不饱肚子的事就常有发生,从小学到高中毕业,用的书包是父亲的工具包,文具盒是父亲用木板钉成的小木盒。父亲是一个建筑工人,母亲是一个本分、勤劳的农妇,而且身体一直不太好。他们不善言辞、不喜张扬,默默无语,日夜劳作,艰难而又坚韧地支撑着这个家,疼爱着他们的四个孩子。

    这就是我的父母,他们让我感受到了农村的艰苦,也让我感动于农民的朴实与憨厚。我勤奋、执着、不喜张扬的品性正是受到了他们的影响。

高中毕业后,我回乡务农。为了多挣些工分,什么脏活、累活我都干,每年我都是全队工分最高的。这些经历回忆起来有些酸楚,但更觉充实。我顽强、坚毅、吃苦耐劳的意志正是得益于这段农村成长经历的磨砺。

穷人的孩子也有梦想。劳累了一天,望着满手的血泡,揉着红肿的肩膀,我时常梦想着也能上大学,每晚,尽管人累得就像散了架一样,我还是要在昏黄的灯光下读上几小时的书,以至看坏了眼睛。

    命运的转折出现在1977年——国家恢复了高考。

  抱着试试看的心理,我翻出了高中课本,开始了白天劳动、夜里复习的迎考生活。经过短短三个月的攻关,也许是上天的怜悯,也许是平常读书的积淀,经过初试、复试,我竟奇迹般的被扬州师院中文系录取了!当我手捧录取通知书的时候,眼泪不由自主地流了下来……

1978年2月,我背着简单的行李,怀着对未来的憧憬,来到了扬州师院。这时我才发现自己与老三届相比,几乎是个文盲。“文革”十年,我们荒废了太多!为了弥补基础的不足,我把所有的时间都花在了读书上,如饥似渴,废寝忘食。每天上完课,我就一头钻进图书馆,徜徉于文学的海洋中,一直到那儿关门;每天晚上,我会手捧一本经典名著,津津有味,乐此不疲,熄灯后常常躲进厕所;星期天,校园的幽静处,摆上几本书,揣上两个馒头,一整天都有滋有味。

也就在这时,我接触到了陶行知,“捧着一颗心来,不带半根草去。” 这是一颗怎样的为师者的心呀!很快,我就被他的“生活教育”思想所吸引,被他的教育理论所折服。我想方设法,几乎读遍了扬师所有与陶行知有关的书籍,与陶行知结下了不解之缘。在他的教育思想的熏陶下,我的人生品位与境界变得开阔起来!酝酿他的伟大教育思想的根基——乡村,不正是我成长的血脉所连吗?于是,“穿草鞋”出生的我,开始遐想自己的教育人生,为着农村教育,为着农村厚实的土地能被教育所滋养,萌发出勃勃的生机与春意来,为着农村那群“穿草鞋的”能拥有一个永远向上、向善的灵魂……

向师而学,我无限憧憬于我斑斓的梦。

  

随师而教   蓝色的梦

1982年1月,瘦西湖冰封雪冻。徘徊在就读四年的扬师校园,我心中正经历着毕业分配的抉择:进城还是回乡?面对唾手可得的进城机会,我有过犹豫。然而,我抹不去的乡村情结,我对农村这片深情土地的依恋,我对陶行知扎根于乡村教育的向往,我那向师而学的斑斓的梦……我还是主动选择了农村,来到东濒黄海、地处偏僻的南通县三余中学。年轻人的倔强和青春的激情,使我暗下决心:一定要把自己的知识甘霖,洒向那一颗颗需要滋润的幼苗;一定要尽自己所能,做一个“活的乡村教师”,为农村孩子撑开一片澄明的蓝天!

古人云:“亲其师,信其道。”陶行知先生说:“要想学生好学,必须先生好学。”“要学生学的知识,教职员躬亲共学。”我深知其中的意蕴。走上讲台的第一天,面对着五十多双渴求知识的眼睛,我所想的就是做一个让学生感到有水平的老师,使自己成为学生崇拜的偶像,要用自己的勤勉好学引领学生的学习热情。为此,我惜时如金,忍痛割舍了自己的业余爱好,全身心地备课、上课,因为我深悟着先贤的教诲:要有所为,就得有所不为。每备一课,我都把课文倒背如流,搜集的相关材料也烂熟于心,力求让学生感到自己学识渊博、才高八斗,从而艳羡于我;让学生感知我的勤勉好学,从而效仿于我。记得我教《荷塘月色》,我向学生介绍了很多写荷花、荷叶的古诗,诸如“春荷舒欲倚,芙蓉生即红”、“荷叶荷花相间斗,红娇绿嫩新妆就”等等,又向他们介绍了一些背景材料,学生一听,佩服得不得了,都说我水平高,并且,久而久之,学生受我的影响,也逐渐养成了拓展学习的方法与习惯。在进行教学流程设计时,我也尽量玩点新鲜,以自己的感悟去梳理课文,给学生耳目一新之感。学生很欢迎我,语文课也成为了他们的至爱。

但我深知,教学光有表面的热闹是短暂的,光学书本的知识是肤浅的。正如陶行知先生所说的:“我们要活的书,不要死的书;要动的书,不要静的书;要用的书,不要读的书。”“要以生活为中心的教学做指导”。于是,在教学中,我有意识地将教学与生活紧密联系起来,引生活之源头活水,入学生之语文学习,不断拓展语文教学的空间,丰富语文教学的形式。油菜花开的季节,我将学生带到田野,亲近自然,吟诗赋文;大海涨潮的时候,我与学生伫立海边,感受大海,明理立志;农忙时节,我与学生一起忙碌于田头,体验劳动,学会感恩……我与学生们共同办起了“亦味”文学社,定期编印文学小册子,在文学的殿堂放飞驰骋;我和学生们一道入住贫困农家的小院,和老农挑灯长谈……就这样,我让学生在生活中学习,在学习中丰富着情感、培塑着人格。

“只有做学生的学生,才能做学生的老师。” 我知道,要增强自身的张力,要长久地保持自己的魅力,仅靠一点“卖弄”是不够的,更应注重自身的人格力量,献出对学生的真诚的爱,“把教师的生命融入学生的生命”。我真心地爱着我的学生,在我的眼里,他们都是有思想的朋友,我与他们之间始终处于一种零距离状态:语文课,我与他们一起探讨有趣的问题,班会课,我与他们一起商讨班级管理公约;活动课,我与他们一起到海边野炊,到镇上进行公益服务;课后,我与他们聊天、谈心……我与学生谈话,用得最多的句子是“我建议”、“大家想想”、“谁来出个主意”、“这是你的隐私”。学生把我视为他们的大哥,没钱了向我借,夜自修后肚子饿了,到我寝室找东西吃,这是我最引以为自豪的。正是在与学生的交流中,我感受到了为人师的快乐。

就这样,我以我的真诚、无私、勤奋,走进了学生的心田,努力铸造着这群“穿草鞋”出生的学生的学识、智慧和灵魂,成为了学生的挚友。记得一次我到省城参加为期一周的会议,刚回到教室楼下,就听楼上一片欢呼:“郭老师回来了,郭老师回来了!”当时,一种莫名的感动涌上心头。教师做到如此境界,夫复何求!

正当我的“蓝色之梦”越做越美妙的时候,和我一起分配到来的几位老师相继调回了南通、县城。亲人、同学、朋友纷纷为我回城“铺路搭桥”。说实话,清澈美丽的濠河我魂梦牵绕,设施齐全的重点中学我遐思神往,但回城则意味着舍弃我的行知梦,背弃这群最最需要教育,渴求知识的学生,叛逃于这一个个呕心沥血的乡村老师们,我的心坚定了:要把蓝色之梦,在这海滨大地延续!

学师而改  惬意的梦

拼搏的几年,汗水没有白流。1985年,我参加县青年教师教学基本功比赛,获语文组第一名,我送的第一届毕业班,语文成绩在全县名列第二。我沉浸在初战告捷的喜悦中。值得庆幸的是我结识了特级教师陈有明。九十年代末,我向全市中学语文老师执教了公开课《灯》、《群英会蒋干中计》,产生了一定的影响。课后,陈老师向我提出了殷切的希望,教导我要善于总结教学中的经验体会,要用新的教学理论指导自己的教学实践,探索属于自己的教学之路。

于是,我得以静下心来,重温经典,在陶行知的思想宝库里,“知变、求变、善变,有所改革,有所创新”给了我改革的勇气和信心。

教改需要理论的积淀,为了能看到全国几十家语文报刊,我将工资的20%给了新华书店和邮局。今天,我能得到通州市首届“十大藏书家”的称号,足见我在书籍上的投入。读书,丰厚了自己的底蕴,拓展了自己生命的宽度和厚度,也让我的精神得到了无穷的享受,更使我在解教学之牛时,能达到“恢恢乎其于游刃必有余地焉”的境界。

理论的逐步充实,教学实践中出现的“高原”瓶颈,促使我经常反思自己的教学,开始走上了“探索——反思——写作——探索”的教改之路。教完第一轮高中语文后,我发现 “猎奇求新”的教法,虽然深受学生欢迎,但学生语文并没有出现强劲优势。什么原因?陶行知先生的一句话为我拨开了云雾:“好的先生不是教书,不是教学生,乃是教学生学”,是的,尽管课上我讲得神采飞扬,课文也挖得很深,学生也特爱上我的课,但在师生关系上却有本末倒置的现象,正因为学生不主动参与学习,没有学会学习,才导致了效率的低下。我意识到:要让学生在课堂上活动起来。于是,我又反复研读了行知先生的“儿童的六大解放”的论述,开始重新构建自己的教学体系。此后,便有了“连环式提问与图表式板书”相结合的教法。这种教法,达到了让学生动起来和让学生有所得的目的,但也暴露出明显的缺陷,一是不断提问,使课堂模式显得呆滞单调,缺少了生气,二是不能调动所有学生的积极性。于是,我又探索起新的能让尽可能多的学生动起来、让学生尽可能地展现生命精彩的教学方法。在广泛汲取的基础上,我总结出 “一主四步课堂结构”的模式,即以训练为主线,将新授课的教学分成预习检测、总体把握、选点解剖、知识迁移四个阶段。经过实践与完善,这一教学方法得到了普遍认可与推崇。1988年12月,我参加南通市语文优课比赛,以这一教学方法执教了《世界上没有两片完全相同的绿叶》,得到了专家与同行的高度赞誉,论文《训练为主线,求实为目的——“一主四步”课堂结构的构思与实践》在全国教改新秀教学论文竞赛中获奖。而我所任教的班级语文整体成绩也有了大幅提高,我初步品尝到语文教学艺术探索的甜美。  

探索,创新,我不断进行自我否定:老师的导演色彩太浓,程式化倾向明显,老师牵着学生走的痕迹太深。如何让学生真正成为学习的主人,如何让语文课堂成为师生自由自在的空间,如何让课堂成为师生重要的生命经历,成了我思考最多、也最痛苦的问题。要超越过去、超越自我、超越先贤谈何容易!于是,根据教学积累,结合教育理论的学习,我又开始了新的研究,经过长期的实践与思考,1997年,创立了“三自一导语文课堂教学法”,即学生自主地制定学习目标,自主地投入学习活动,自主地实现知能提升,老师在关键处相机引导。这一方法,让语文学习真正成为了学生的向往:从课堂学习开始到结束,学生始终处在主动、积极、自觉的主人地位,学什么、怎样学、学习效果的控制,都由他们自主把握,老师成为了学生的合作者、引导者。这种方法,激发了学生的欲望,拓宽了思考空间,实现了生命快乐的体验,教与学都进入了愉悦的境界,师也悠悠,生也悠悠。“三自一导”教学法的实施,收到了明显的效果,实验班学生中考成绩多年在通州市遥居第一。在省深化教学改革研讨会、全国教改成果交流会上,我都作了专题介绍,不少报刊相继报道了这一研究成果,在省内外产生了一定的影响。

“一辈子坚持自学的人就是一辈子自强不息的人。”全身心的教改实践研究,善于反思的品质习惯,使我有了许多感受、认识和思想,于是我就开始拿起笔不断地写。1989年,我的教育教学方面的处女作发表了。从此,一发而不可收,先后在《语文建设》、《语文教学通讯》、等三十几家专业报刊上发表文章160多篇,主撰、主编了十几本公开出版的书籍,22万多字的反映我语文教学理论和实践的专著《语文课堂教学优化艺术》由江苏教育出版社正式出版发行,18万字的体现我对课改思索的专著《课改:教育新视角》由北京大学出版社出版。

    “君既爱之须纵情”。教改之路虽然艰辛、痛苦,但我“痛,并快乐着”。在痛苦的求索中,我感受到了生命价值的提升,有一种凤凰涅槃的惬意。

 

逐师而行  永远的梦

我有多次改行、跳槽、进城的机会,但都主动放弃了。我知道,教育特别是农村教育是我的蓝天,只有在这片天空下,我的生命才能够肆意飞扬。

“陶子之后,亿万陶子。”在陶行知的影响下,我们一大批教师得以健康奋发地成长,但审视自我,我的这些成就还仅仅是自我的荣誉,以后的路如何走,我的行知梦还能有多久,这些还令我迷茫。

1991年暑假后,我先后被调到二甲中学、金沙中学担任分管教学的副校长。九年的学校教学管理工作,最值得我自豪的,不是因为自己是个“官”,也不是学校取得的一个个成绩,而是我还是一个实实在在的、在农村教育的沃野上不断成长着的教师。

“教育的道理多端,教育的方法各式各样,而‘身教为先’总归是最重要的一条。”教育管理也同样。我以教师的情怀追寻着教学的最高境界,感受着师生交融的快乐;以教师的角色与同事们交流着思想、传递着思想、生成着思想、提升着思想;我用自己学陶师陶的实践与经验引导和带领了一大批农村老师也投入到教育改革的行列中来。我的“三自一导”教学法和许多研究成果就是在此期间完成的。

2000年暑期,我被调至教育局担任分管教学的副局长。新的岗位没有使我忘却农村教育,没有使我脱离农村教育。因为我明白:我骨子里头还是“穿草鞋的”,农村才是我教育生命的根基。而值得欣喜的是,新的角色使我的行知梦有了更大的空间,正如著名特级教师李镇西博士所言,它可以让我“以思想者的眼光审视教育,以教育者的情怀感悟世界”。于是,我赋予了行知梦以新的内涵:我要追逐着行知先生,赋予行知思想以时代的色彩与特质;要以我对教育的热爱、热情,来点燃全市教师的课改之炬、名师之炬;要用我的执着、学识,勾画新的教育蓝图,实现我新农村教育之梦。

我经常走乡串镇、实地到农村调研,幼儿园、小学、初中、高中、职中的课堂里经常会出现我的身影。我与教师们聊天,与学生们座谈,与校长们交流,与家长们沟通;我翻看学生的作业,查阅教师的备课笔记,分析学生的试卷……真诚的交流,促进了思想的碰撞和交锋,也使我对全市的教师、教学、科研现状有了比较全面、深入的了解,对教师、校长们的情感、需求有了更深切的体悟,对农村教育的优势与劣势、问题与出路有了更清晰的认识。在此基础上,我不断地思考着农村教育的今天与未来,用思想来提升教育的品质。灯光下,我常常细心梳理,仔细阅读,静静思考,往往一坐就是三四个小时。每天早晨五点多钟,我就起床将昨晚的所思所感变成文字。比如,在调研课程改革情况后,我一气呵成,撰写了《新课程理念下如何看待学生》、《新课程理念下如何看待课堂》等一组十多篇文章。聊以自慰的是,在当副局长的几年里,每年我都能在省级以上报刊发表十多篇论文。

调研思考使我对我市的教育教学改革有了一些自己的见解,我又通过各种形式旁征博求,此主持制订了一系列教学管理制度,如《中小学素质教育考评细则》、《中小学教学常规》等。为了落实各项措施,我每学期都要主持召开基教科、教研室、教科室等各职能部门协调会,完中教学副校长例会等,明确任务,明确职责,协调工作,形成合力。在推进新课程改革中,各科室分工合作,对全市教师从理论上、实践上进行了全员培训指导,每月一次的课改辐射现场会搞得轰轰烈烈、扎扎实实,使我市课改,特别是广大农村学校的课改于短期内就创出了特色,结出了硕果。

教师们都渴望着成长,农村教师同样如此。记得在省初中语文骨干教师培训会上,我应邀为近千名教师作了题为《让语文学习成为学生的向往》的讲座。一位来自农村中学的青年教师的话至今还深深地刻在我的脑海里:“您这样的讲座是我们年轻教师的向往啊。”是啊,作为我又该为奋斗在农村教育沃野上的他们的成长、成才做些什么呢?我首先想到的就是发挥自身的力量。我精心备课,撰写了《今天我们如何做老师》等讲座稿,到各镇上示范课、做讲座。个人的力量毕竟是有限的。经过深思,2001年,我力促成立了“通州市名师之路教育科研沙龙”,从全市中小学、幼儿园筛选了四十多位骨干教师,带领他们到高校听取教育教学专家的讲学,邀请名家到沙龙上课、讲学、与沙龙成员对话,组织他们对陶行知教育思想、教育理论以及其他教育理论进行学习、研究……,我要用我的行知梦感染、带动一批教师的行知梦!沙龙成员迅速成长着。随着这批教师的成长,他们的作用也日益显现。他们在带动本校、本镇教师成长的同时,每学期都要在协会的组织下,奔赴有关学校进行示范教学、沙龙研讨、课程改革手拉手等活动,他们把精彩的课例带去,把课改的理念播下,受到了全市教师的亲睐。星星之火燃遍了通州的乡乡野野。

许多人对我说,你不像个当干部的。是的,虽然身任此职,身住城镇,但“我的灵魂是穿着草鞋的!”在我的灵魂深处,我始终把自己当成一个生长于农村的乡下娃,一个成长于乡村教育的农村教师,一个踏着农村教育这方圣土的追梦人,而把教育局副局长的岗位当成了实现我新农村教育之梦更高、更大的舞台。我想,副局长是暂时的,“陶行知式的好教师”、铸造“穿草鞋的”灵魂却是我的终生追求和永远的梦……

文章录入:admin    责任编辑:admin 
发表评论】【加入收藏】【告诉好友】【打印此文】【关闭窗口
  • 上一篇文章:
  • 下一篇文章:
  • | 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 联系站长 | 友情链接 | 网站公告 | 网站管理 |

    Copyright 2006-2013  南通市陶研会版权所有 地址:南通市城山路24号南通高等师范学校A楼底楼东首
    邮编:226006 电话:0513-85015169 网站制作:张老师 电话:18761711698 投稿信箱:1449715877@qq.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