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
您现在的位置: 南通陶研网 > 陶花灿烂 > 陶花灿烂 > 正文
成长在童年的梦里
作者:佚名    文章来源:本站原创    点击数:2720    更新时间:2013-3-29         ★★★

王笑梅,江苏省通州市实验小学校长,本科学历,中学高级教师,全国优秀教师,江苏省特级教师候选人,追求“诗化的语文教学”,实现语文课堂的和谐美、节奏美、情境美、韵味美,撰写的四十多篇论文二十多万字在《人民教育》、《江苏教育》等国家、省级报刊发表。

 

成长在童年的梦里

 

二十二年的教育之旅,充满劳绩,但依然诗意。每一个早晨都是一个愉快的邀请,每一个深夜都是一份充实的回味。一路走来,步履匆匆,暮然回首,梦想已成真!

 

一棵开花的树

 

如何让你遇见我/ 在我最美丽的时刻  为这/ 我已在佛前  求了五百年/ 求他让我们结一段尘缘/  佛于是把我化作一颗树/ 长在你必经的路旁/ 阳光下慎重地开满了花/ 朵朵都是我前世的盼望

 

我一出生就注定与教育有缘。母亲生我的前一天还在教室上课,第二天中午我就呱呱坠地;刚满两个月的我就被带到了当时父母任职的百年名校——石港小学的校园宿舍,童年的我是在飘洒着墨香的教室走道里蹒跚学步,在校园琅琅的书声中懵懂长大的,当年摇篮里的我嘹亮的哭声甚至常常很不礼貌地穿透并不坚厚的隔墙进入隔壁的教室。

父亲是五十年代的老通师毕业生,当了三十多年的乡村学校校长,我的全部小学和初中生活都随父母一起,以校为家。记忆中父母从不给我讲习题,也似乎不关注我的学分。教师子女的特殊身份让我拥有了一些“特权”——当同龄人还在野外挖猪草拾稻穗的时候,我可以自由出入校图书室,阅读《红楼梦》、《林海雪原》、《钢铁是怎样炼成的》、《野火春风斗古城》等名著。记得《第二次握手》我读的是风靡一时的手抄本,而有一天当我逮到一本发黄、破旧得没有封面的厚书津津有味地阅读时,一位老教师告诉我,这本书的名字叫《青春之歌》。七十年代末,《少年文艺》、《儿童时代》、《雨花》等一些期刊纷纷复刊,我成为他们最早的读者,在同伴们还不知道阅读为何物时,这些期刊已成为我每月的期盼。大量阅读的直接结果是我的作文每篇成为老师在班级宣读的范文,而直到工作后我才发现,这段“枕着童话入眠,伴着名著长大”的经历,让我终身收益。现在回味父母对我的教育,可谓真正意义的“教育无痕”。

童年的我最喜欢暑假,这时父母双双放下手中的忙碌,带着我到乡间度假。记忆中似乎没有作业,同龄的伙伴都要下地挣工分,惟有我可以悠闲地在家里捧一本书。妈妈在邻里人缘极好,我们家于是成为农忙时邻居“寄存”孩子的最佳场所,我自然成了“孩子王”。记得我小小年纪就“好为人师”,常常出谜语给小不点儿猜,教绕口令让他们学,心血来潮念几句诗,还会即兴给他们排一段小表演,有时把香烟盒裁成小方片,变成孩子们的“作业”纸。这些游戏,很让我过足“老师”瘾——我喜欢孩子们簇拥在我身边的感觉。每当这时,父母总是饶有兴趣地看着我,夸奖我的别出心裁。

81年夏天,初中毕业的我报考了师范学校。所有的老师都叫可惜,因为我的中考得分超过市重点中学起分线三十多分,并且有着当时人们非常羡慕的定量户口,大家都觉得我理应上高中读大学。然而我没有办法挥去埋藏在心底愈来愈浓的校园情结,没有办法泯灭教育这盏心灯对我的引领和烛照。在这期间,父亲任校长的这所乡村初中中考升学率连年在全市遥居第一,使数百名贫穷的乡村孩子跳出农门,吸引着众多县城孩子“返乡”就读,成为通州教育一景,父亲因此在当地老百姓心目中享受着比乡党委书记还高的地位。我目睹乡村老百姓对父母的敬重,童年的梦想越来越清晰,填写志愿时我几乎没有犹豫地写上了父亲的母校——南通师范。

师范的三年我是在勤学苦练中度过的,朗诵、演讲、音乐、器乐、美术,多方面的爱好培养了我多种特长,李吉林、张平南等一批著名特级教师的教学艺术让我感受到教学的魅力;通师刘秉熔、李庆明等一批老师燃烧了我们教育的痴情,苏霍姆林斯基、赞科夫等许多中外著名教育家的教育思想给了我很深的启迪,尤其是我国著名教育家陶行知先生“捧着一颗心来,不带半根草去”教育境界更给了我深深的震撼,由此对当了三十年乡村校长的父亲有了全新的解读——原来,父亲的一生都在饯行着陶行知先生的教育思想。

十八岁,花样的年华,我师范毕业,长成一棵开花的树。每一朵花凝聚着我的准备,来续这段前世的教师情缘。

 

聆听大自然的声音

 

我们走出去了/在大自然为我们准备好的路上/读小苗/读小草/读着翅膀/读着蜻蜓/读着小鸟/读着想像/读着枯枝上的木耳茵茵/读着自然和必然/读着黄绿绿树间的田野/读着无饰的图画/我们走出去了/用我们的眼和脑/在读着大自然/一本又一本的书。

 

我很幸运,在毕业那年,被爱才心切的老校长我把我“抢”回了通州,在通州市实验小学这所历史悠久、文化底蕴深厚、教改氛围浓烈的老牌省实验小学开始我的教海探航。

十八岁,梦幻的年龄。陶行知先生“以宇宙为学校,奉自然为宗师”的理念指引着我,苏霍姆林斯基“蓝天下的学校”启发着我,李吉林老师“生活大情境”的思想感召着我。“我们要活的书,不要死的书;要真的书,不要假的书;要动的书,不要静的书;要用的书,不要读的书。要以生活为中心的教学做指导,不要以文字为中心的教科书。”陶行知先生的话,激动着我年轻的心。在老校长赞许的目光中,在老教师们热情的鼓励下,我带领孩子走进了大自然,走进了蓝天下的课堂。

春暖花开的季节,我和孩子们漫步乡间,做一支麦笛,采几朵野花,捉一只蟛蜞,编一顶柳帽;田野跋涉,河滩嬉戏,负重远行,草地休憩……夏天,我带孩子们去听蝉的鸣叫,看露水滚动的荷叶,踩一踩进一步雨后的水洼,扑进深草丛中捉几只乱跳的蚱蜢……秋天,到校园里拾几片落叶,躺在草地上欣赏天上飘忽不定各具姿态的云朵……

大雪纷飞的早晨,带着孩子们“踏雪观景”。天空中,洁白的雪片漫天飘洒,纷然而下;地面上,身着五彩冬装的孩子们欢腾雀跃,尽情嬉闹。洁白的雪花钻入孩子们的脖颈,倏入孩子的眉睫,轻沾孩子的粉脸,孩子们兴奋之至,诗兴大发。调皮的雪花滑落唇角,孩子说:“雪花轻轻地吻我哩。”新栽的小树上满缀着流苏似的雪花,孩子们说:“那多像撑着纱裙的舞女。”雪花落在河里,孩子们说:“那是雪花姐姐和小鱼捉迷藏呢。”雪花落在田野里,孩子们说:“多妙呀,庄稼有了厚被子,过冬天不冷了。”此时的我,不仅陶醉在洁白美丽的雪的世界,更陶醉在孩子们诗一般的语言里。

陶行知先生说:“我们要解放小孩子的空间,让他们去接触大自然,与万物为友。”叶燮主张作文要有感而发,兴起其意其情,刘勰提出“物色之动,心亦摇焉”、“情以物适,辞以情发”。是的,无数次和孩子们一起亲近大自然,不断地感知着周围明丽的世界,大自然把所有枯涩的语词化作可视、可触、可闻、可感的具体生动的形象,孩子们思维的小溪便潺潺地源源不断地流淌起来,智慧也就开始生根、发芽……大自然成为我进行“绿色作文”实验的天然情境场,多彩的生活丰富着孩子的感和表达。我的快乐作文实验因此成效显著,孩子人人喜欢作文,个个发表作文,孩子们自己办报纸,出专集,孩子们在省级报刊发表习作,在全国大赛喜获大奖,我的作文教学特色由此享誉小城。

在不断的实践和思索中,我逐渐发现,走进大自然,不仅激活了孩子语言和思维,更让孩子的精神在自然中沐浴。大自然——既是“绿色的作文课堂”,更是“孩子的人生课堂”。于是,我明白陶行知先生“接触大自然,与万物为友”的阐述蕴涵着更深刻的教育内蕴。自然是一切美的源泉,自然是一位睿智、风趣、亲切的朋友,她的平静与美丽,她的力量与庄严,她的神奇与壮观,她以不同的方式感动人们,启迪着智慧,陶冶着性情。

于是,当我再次带着孩子走进自然,我们的体验更丰富。在树林里,在深草里,夏日繁星闪耀的天空下,让孩子敞开心灵,与大自然和其他生命心神合一:风儿拂过每一棵树,似乎传递着生命的信息;小喜鹊扑闪着翅膀,为振翅高飞做准备;清晨花瓣的露珠让大家屏气凝神,心境澄明。想象做一朵蒲公英,自由自在地四处飘荡;做高高树上的枝条,在风中摇摆;要么变成一只蝴蝶翩飞在遍地野花的林间;或者想象自己是树洞里冬眠的青蛙。孩子在静谧的大自然中,感觉到万物皆有生命,在接近、观察大自然中,产生对生命有更深切的体味。教育的最高目标是培养对生命的同情,当一个人能和自然和谐相处时,他与其他人的关系也一定能变得更加和睦。

最让孩子们感兴趣的是“倾听树的心跳”的活动。学校蕊春园内有一片高大的古树,在晨光中,让孩子静静地靠在树干上,全神贯注地观察、专心致志地感受风中摇摆的树,云朵飘来,透过树叶的缝隙,想象自己是大树的一部分;在一天中的不同时间,随着光线的变化观察,更深层次来欣赏这棵树,用脸颊去轻轻蹭蹭树皮,闻闻树叶,静静地坐在它的伞盖下,感知树上、树周围以及依赖于树而生存的各种生命;在一年四季不同的时节,观察的变化,感受到大自然的智慧和真善美……活动以后,孩子们收获的不仅是有关大树的四季美文,还有《老树百年生长史》、《树的呼吸》等研究小报告,更有和大自然交流后美妙和谐的感觉——“树的心跳是一首美妙的生命之歌”,这来自孩子的感悟让我们欣慰。

聆听自然的声音,打开孩子表达的闸门,张开孩子思维的翅膀,培养孩子敏感的心灵、丰富的体验和细腻的感受,达到“登山则情满于山,观海则意溢于海”的情性修养,这大概正是我“蓝天下的课堂”真正的生命力之所在。

 

 

 

一朵野花里一个天堂

 

一颗沙子里一个世界/一朵野花里一个天堂/把无限放在你的手上/永恒在一刹那里收藏。

课堂——我们的家园/古朴而幽远/撑一支竹篙/在墨乡里行船/浏览上下五千年/绕着诗一般缕缕薄云

 

黄沙如海,找不到绝对相同的两颗沙粒;教海无边,也找不到适用于每一节课的途径和方法。正如“人不能踏进同一条河流”一样,一个教师不可能踏进同一节课堂,这正是语文课堂的魅力所在。

在我的成长过程中,受益最大的就是经历了一堂堂公开课的磨砺。我工作第一年就担任学校实验班的老师,第一学期就面向全市三百多名青年教师执教公开课。随后,组内研究课、校内示范课、实验班展示课、县级竞赛课接踵而至。每上一次公开课,都会历经一次“涅磐”:最痛苦的是每次试教后的“会诊”,几位学校语文教学高手权威会聚,不留情面地轮番轰炸,常常给批得体无完肤;最幸福的也是每一次的“会诊”,一个点子就是一种思想,一个方法就是一次启迪,师傅们倾情传授,指点迷津,常常峰回路转,令人豁然开朗;最锻炼人的也是每次的“会诊”,面对扑面而来的众多信息捕捉过滤、思考整合,锻炼的就是看招接招、心领神会的本领。几乎每上一次公开课,我对语文课堂的理解和感受就深入一层。

对课堂教学的潜心研究,使我从一名青年教师成长为比较优秀的语文教师。我的课堂教学模式从开始的“精致严密”到现在的“自主开放”;课堂风格从最初的“清新明快”到现在的“灵动诗意”——课堂成为我萌发思想的土壤和个性张扬的天地。我认为像一名演员需要有镜头感一样,一个好的教师应当有良好的课堂感。而良好的课堂感来自教师发自内心的对孩子的欣赏、了解和尊重。正如陶行知先生说:“真教育是心心相印的活动,唯独从心里发出来,才能打动心灵的深处。

多年来我一直研究阅读课“一主四读”(即以学生的主动建构为主旋律的四读——搜集信息览读、提问思考疑读、讨论深究品读、感悟迁移美读)的课堂教学构架和策略。在此构架的基础上,努力追寻语文教学的诗意,把实现“诗化的语文教学”作为自己语文教学追求的最高理想,实现语文课堂的和谐美、节奏美、情境美、韵味美,努力使自己的课堂真正成为“儿童的课堂,生命的课堂。”

在课堂中,我是一名老师,更准确的说是孩子学习的伙伴。我从高高的讲台上走下来,走到孩子的中间,努力创设民主和谐的教学氛围,营造开放的教学空间,调动学生学习的积极性;参与到孩子的学习中,共同总结获得知识的途径、方法,发展孩子的元认知水平,激起孩子探讨、发现知识的愿望;深入到孩子的心里去,和孩子一起历经知识获取的过程,经历期盼、等待、焦虑、兴奋等心理体验,与孩子们共同分享获得知识的快乐。课堂上,我的“教程”服务于孩子的“学程”,让课堂变成一个开放的、动态的、多变的、极具生成性的系统,整个教学过程变成教师有意识地使学生不断生疑、主动质疑、共同释疑的过程。课堂就是一个生动的问题情境,是一个生机勃勃的“智慧场”。在“智慧场”中,学生思维活跃,充满灵性;在“智慧场”中,学生急中生智,巧妙答题……学生人人参与,师生真诚沟通,共享知识经验,使课堂成为自主的课堂,交往的课堂,伙伴的课堂,师生对话的课堂——学生时时处于思维探索的兴奋状态,知识在独立思考、自我释疑中不断被激活;教师在引导释疑的过程中,分享孩子“探究发现”的快乐,与学生共同成长。

我主张“从儿童的视野审视教材,用儿童的思维感悟文字,以儿童的认知设计流程,让儿童的灵感充溢课堂”,让课堂“真正走进儿童心灵、打动儿童心灵”。纪伯伦说:“你们可以把你们的爱给予孩子,却无从把你们的思想给予孩子,因为孩子有他自己的思想。”童语天真无邪,憨态可掬、洋溢童趣,率直地表现出童心的世界.这就是儿童,他们没有成人的种种约束,拥有自然和天真的世界。依着自己的学习天性来思考,较之于具有后天的框框和局限的思考要更为宽广和敏捷。他们对语言文字的意蕴和情趣具有极强的领悟和品位能力。

教学《小松鼠找花生》一课时,对于“花生为什么长在泥土中?”这个问题,孩子们各抒己见,许多孩子朦胧地知道花生花凋谢后子房钻入泥土中,在泥土中结果的道理,但有一个孩子的回答却别具一格:“花生长在土里是因为它怕阳光。”这是充满童趣的回答,在孩子的心中,小鸟会唱歌,花儿会含笑,蟋蟀会低语,而花生的家就应该在泥土中。这个孩子心目中理所当然的答案充满了童真。我的评价语是“多么富有诗意啊!”因为我知道关心自然和生命,是一种极为高尚的品德。低年级的儿童,对自然和生命有着独特的感悟。我们语文教学的任务之一,就是让这种美好保持下去并发展起来。对“花生为什么长在泥土里”这个问题虽然有科学的答案,但是,我以为珍惜孩子的独特感受,让孩子保持这份纯真的感情比孩子明白科学知识更重要。

《槐乡五月》是我和孩子们都非常喜欢的课文。其中“嗡嗡嗡,小蜜蜂飞来了,采走了香的粉,酿出了甜的蜜。劈啪啪,孩子们跑来了,篮儿挎走白生生的槐花,心里装着喜盈盈的满足。”这一小节,孩子尤为欣赏:句式整齐,字数对称,平仄相间,富有韵律美和节奏感。教师相机启发:“还有谁也被槐花吸引来了?你也能像课文那样用诗一样的语言来描述吗?”

谁来了?孩子童真的小脑袋里藏着童话——小蚂蚁、小花猫、小青蛙赶来了;小燕子、小鸟、花蝴蝶赶来了;风阿姨、雨弟弟、露珠姐姐赶来了……

怎么来的?来做什么?孩子智慧的大脑中酝酿着诗——

喳喳喳/一群小鸟飞来了/叼走了槐花花瓣/垒成了槐花窝。

蹦蹦蹦/小蚂蚱跳来了/跳到了槐花瓣上/做了一个甜美的梦…..

呼呼呼/风阿姨吹来了/摇着槐花的枝叶/吹出阵阵槐花香……

滴滴滴/小露珠滚来了/亲吻着槐花的脸蛋/滋润着槐花的花瓣……

一颗沙子里一个世界,一朵野花里一个天堂。如此洋溢着情感、弥漫着想象、充满着浪漫精神的境界,正是我追寻的富有诗意的心灵感动的课堂境界。有一位哲人说得好:“正是儿童承袭了人类最初的诗性性格,他们的智慧既指向了眼睛看到的地方,也指向心灵看到的地方。”儿童是天生的幻想家和诗人,教师的作用在于怎样营造良好的氛围,使孩子的天性挖掘、彰显出来,拨动他们心中诗的琴弦。

我一直认为“课堂应该成为师生过高质量高层次生活的地方。”因为一个孩子整个童年的学习生活主要在课堂,学生在课堂的感受直接决定着童年的幸福感;一名老师一生中有将近四分之一时间在课堂度过,老师在课堂的感受直接影响着老师一生生命的质量我很珍惜自己在课堂的美好感受,同时非常高兴能有机会把自己在课堂“诗意地栖居”的感觉传递给更多的老师。近年来,我先后赴长春、张家界、苏州、济南、合肥、无锡等地执教公开课及进行专题讲座,听课者愈万人次。其中,《小松鼠找花生》、《瀑布》、《狼和小羊》、《珍珠鸟》、《台湾的蝴蝶谷》等多节课已成为经典课例。从我的诗意课堂中走出了清华大学研究生、著名物理学家杨振宁的关门弟子,走出了许多著名大学的优秀毕业生。

走进生命的林子

 

孩子是什么?/孩子是鲜活的生命之树!/学校是什么?/学校是一片春意盎然的生命之林!

 

近二十年的教改索,我陶醉于语文课堂教学的诗意和浪漫中。2003年夏天,我通过公开竞聘,成为通州市实验小学的校长。由一个业务型领导走上了学校全面管理的岗位,我寻找着新的生长点。

晨风中,我漫步校园。蕊春园内,紫竹摇曳,群芳吐艳,成片的香樟树高低错落,绿意葱茏,小鸟在枝头欢唱,活泼的孩童在林间蹦跳……如此生动的生命图景让我震撼。哦!校园,就是那一片“生机盎然的生命之林”,老师和孩子,就是那一棵棵鲜活的生命之树。校长的职责,就是让师生丰富而智慧的生命在春的枝头尽情地欢舞,自由地律动!灵感闪过,思想生成。 于是,构建 “生命化校园”成为我们打造学校特色的主旋律。

我开始全面策划我们的学校。我们把校园主色调定为蓝白相间,既有蓝天的辽阔,又赋予白云的闲适和灵动;我们在清澈的葫芦池里放小鱼、养小虾、种荷花;在校园卵石道旁、假山洞边建起昆虫园,让蜗牛、壁虎,青蛙、蟋蟀、蜘蛛、蚱蜢来安家;我们开辟绿色心情基地,在洁白的墙面上开设涂鸦天地,在操场边建立情绪平衡场,让孩子找到情绪发泄的场地……通过给孩子“人性化的关怀”,让孩子们与自然相融、与高尚对话,在诗情画意中朗读、歌唱。如今漫步校园,飞亭延月,古木参天;鹅卵小路,蜿蜒曲伸……体现知识化、人性化、生命化的校园,成为美丽的画,成为抒情的诗,成为立体的书,成为师生生命栖居的家园

陶行知先生说:“培植儿童的时候,若拘束太过,则儿童形容枯槁;如果让他跑,让他跳,让他玩耍,他就能长得活泼有精神。”我们实践陶行知先生“生活即课堂”的思想,把孩子带入社会大课堂——去金田厨具有限公司参观,去奶牛场考察,感受劳动的伟大;去飞机场放飞航空模型,去广场放飞五彩风筝,感受科学的力量;去福利院慰问孤寡老人,去街道从事公益劳动,感受助人的快乐;带领孩子到蕊春园认领草地,播种绿色,亲自参与养树、护树,亲手呵护生命成长的过程;学校办起了美术、舞蹈、书法、航模、器乐、摄影等兴趣小组,成立金田棋苑,金田小学艺术团,推出了象棋节、读书节、艺术节、体育节、外语节、小跳蚤市场等校园文化活动,促进了孩子全面、生动、和谐的发展,校园成为孩子放飞生命智慧的乐园。

陶行知说:“先生之最大快乐,是创造出值得自己崇拜的学生。”我想“校长之最大快乐,应该是创造出值得自己崇拜的老师。”我把让每一个教师获得成功作为自己的生命追求,用学习、实践、反思、写作引领教师走向成功。

文章录入:admin    责任编辑:admin 
发表评论】【加入收藏】【告诉好友】【打印此文】【关闭窗口
  • 上一篇文章:
  • 下一篇文章:
  • | 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 联系站长 | 友情链接 | 网站公告 | 网站管理 |

    Copyright 2006-2013  南通市陶研会版权所有 地址:南通市城山路24号南通高等师范学校A楼底楼东首
    邮编:226006 电话:0513-85015169 网站制作:张老师 电话:18761711698 投稿信箱:1449715877@qq.com